【艺海漫游】摄影天王星-艺术风景篇

  【新唐人2006年8月23日讯】【艺海漫游】(146)摄影天王星-艺术风景篇:江村雄投入摄影近五十年 拍摄了数十万张照片。

  从1984年开始,一直到2004年,江村雄积极的在国际摄影展中参赛,目前他在摄影领域的成就,台湾还无人能及,他总共获得奖牌427面、丝带奖488件并连续多年排名获选为世界摄影十杰之一。

  社大学生:

  你绝对看不出他的架子,在美国摄影协会它有所谓五星级的,上面还有一个钻石星,上面还有一个银河级的,国内第一人 没有别人了,可是你绝对看不出来,非常好的

  几乎是把摄影当成他的生命事业,不只是一种职业,而是他的志业。

  我跟江老师学了快十三年了,其实江老师对我们真的很好,他不但上课的时候,内容真的是没有话讲,再来他很谦虚,虽然他已经是国际的前五杰了,可是他还是好谦虚、很朴实。

  江村雄:

  所以我在社大第一堂课,我就跟他们讲,站在讲台上他们可以发问很多,摄影方面的问题

  我可以当他们老师,因为我那里有将近五千本的书,我都看过了,如果在摄影方面,我都可以大概我都可以答覆,但是走到讲台下,他们都是我的老师,因为我把这几十年来所有的时间,都花费在摄影,那么除了摄影之外,我真的很幼稚,其他的我都要学习,这是没有办法

  因为每一个人的时间是有限的,你在这边多了一些得到的,另外一边你会丢掉很多。

  社大摄影研究社-徐赞成:完全开放、毫不藏私

  现在这样的老师不多

  社大摄影研究社-徐赞成:其实我认识江老师,是我还没有当他的学生的时候,我开始学摄影,我去买相机 要照东西的时候,我就问他,他跟本不认识我,他就毫无藏私的教我,应该要怎么照 应该要怎么照,这是让我最感动的地方,我们跟他连络也是他很快就回应,这个让我真的很感动,真的他不认识我。 我就请教他说这个怎么照,他很谦虚,他明明就看得懂,他也知道我没有学过,可是他会告诉你说,如果是我 我会怎么照,他不会说你这个照片那里不对,那里不对,他会很诚恳的告诉你说,如果是我 我怎么照,事实上我还没有正式当他的学生,已经从他身上学了满多东西了。

  江村雄:

  演讲完了之后很多人都会认为,我在传授的时候,好像都没有保留,其实对我来讲,我不应该保留,因为我今年已经六十几岁了,那么虽然呢,其实这些技术,大家都可以慢慢的去学

  只是说我可以把它整理出来,比较不会让人家走入岐途,或是误导,其实为什么会这样,大概有几个问题可以做一个解释,一个就是说年龄已经那么大,你还要把它带到土里面吗?这是一个问题,另外一个问题就是说,既然人家要听你的演讲,里面或许也有很高段的一些同好在里边,那他要看你是不是能够,有他不了解的,那你这时候你不能够有所保留。

  认为传授摄影技术不能有所保留,有一部分原因也来自年轻时的经验。年轻时就喜欢听演讲的江村雄,只要演讲者的一句话或一个点子能让他有所感悟,就都把演讲者当成老师,所以,一生中让他受益无穷的老师有二百多个呢。

  社大摄影研究社-张妙玲:

  但是他很注重我们的创意,他说如果一个艺术工作者,或是一个摄影者,已经变成说你没有创意的时候,那就不对了。到教室以后,每个人感觉要讲出来,你怎么去诠释、解读,作者给你的撼动是什么,如果你不能让别人,欣赏你、感动你,那就不是一件好的作品,就是这样子,然后我们照的时候,他还讲 你要照它,请你先想一想,你为什么要照它,它那里触动你,心灵深处里面的感动,那你拍了以后,有作品出来那才是有生命的东西。

  江村雄:

  艺术创作原本就要这样,你要多想、多看,不管是一般人所讲的,或是一些顶尖人所讲的,这一些其实你可以把它当做经验,那经验的时候并不是说,你完全的把它拿出来,而是说这些经验你可以把它消化,然后迸出不一样的东西。

  江村雄认为,激发学生的创意和摄影技巧一样重要,所以他在社会大学授课的时候,在基础班教授摄影的基本技术,而在进阶班,上课的重点则摆在引导学生如何激发出美好的创意。

  休息一下

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江村雄老师带着中州技术学院视讯系的学生们,来到闻名台湾的鹿港小镇,做户外教学,实地进行以古迹建筑为主题的拍摄;平常在课堂上所学的摄影理论课程,现在可要派上用场,大显中国彩吧一番身手了。

  江村雄:

  因为我跟他们已经有一个学期多,上个学期就是全部的基础的摄影,把所有的摄影的技巧,基础的 即定的一些观念,都已经给他们建立好了,那么这学期已经有两个礼拜,两个礼拜的时间给他们上课,有关今天要照的主题,就是有关今天要报导的古迹的,如何的来经营单独的作品,还有系列的作品,这都已经给他们在教室上课了,上完课之后 我才今天才做户外教学,就是让他在课堂上,所学的一些基础理论,然后配合今天的实际演练,这样一系列下来我认为他们才会有收获。

  江村雄是一位难得的指导老师,教导学生不遗余力,每当学生要参加比赛时,从拍摄到挑选照片,都像老师自己要参赛一般,每一个细节都非常细心的指导。

  江村雄:

  在我将近五十年摄影的学习当中,前段时期我几乎对于报导,还有记实的照片拍得满多的,鹿港我几乎每一年都来好几趟,所以我在民俗的部分,记实我照得满多的,但是随着年龄的成长,还有自己的个性,虽然每一年排到北港,去照这些民俗,但是我比较没有把它当作是,在和国外交流的一些作品,因为台湾的民俗照片,在国际上他可能把你定位,是在那一种嘉年华会,那么这一种民俗的庆典当中,一般国外是不了解,中国的风俗习惯,所以比较不容易得分。

  清朝时期有所谓〝一府、二鹿〞的俗称,二鹿指的就是鹿港,当时是台湾排行第二大的繁华港埠,百年来,它在现代洪流的冲击下,逐渐变成了一个古老的小镇,如今只能从断垣残壁中,去凭吊它昔日的风华。

  江村雄:

  假定说你们看到这里有一座古迹,这算是古迹 很漂亮,那从你们自己角度,一定会有不一样的想法,比方说这个前景把它带出来,我在想这个东西,然后这里有一些斑驳的墙壁,那么它所显示出来,又有一点美感的话,那你就来几处的特写,这样就变成一个系列,假定说远远的这一座古迹,你认为那一个角度,是可以代表它的造型照起来,然后各位看一看,有的从它灯笼的造型去拍一系列,有的从这一种斑驳的这种墙壁,来个特写,这里有一景 像这里,这里有个景,刚刚我看到的,这里也有,这里好几个,上面有一个景,这里有一个景

  那么这窗户的显示,这里也有一个景,那么这充分的显示说,这里有一组柱子,它年代那么久了,很多墙壁都已经斑驳落下来了,这样的话就变成一个系列,我相信有很多可以从这里面,把系列的作品带出来。

  斑驳的痕迹,对绘画或者摄影创作者而言,它代表的不是只有破旧而已,更是时光流泻所留下来的记录;在镜头下,这一类怀古的作品很得摄影爱好者的青睐。

  学生:就是拍的时候,都不知道要怎么去拿揑,那个角度、那个构图?

  江村雄: 主要是这样,这个是记实的,记实照片就是你把主题带出来,然后环境做一个交代,这样就可以了,那如果说有一些系列报导的话,那你应该讲这个系列报导,是从哪里、哪里来的,假如说这个前景是我从这里来的,然后你从这里面来看,你对于这一座寺庙,它给你一个强烈感在那里,每一个的想法不一样。

  学生:我有拍一个信徒在拜拜那种。

  江村雄: 是这样的话好像也可以,不过你把它换一个角度,这好像看起来比较一般,好像是纪念照片有没有,那如果说你从另外一个面来,抢他的一个表情的话,每一个他在做膜拜的时候,他的表情不一样有的显得非常…。

  学生:我想要拍正面 但是就觉得好像,没有背景。

  江村雄: 对 没有背景,不知道他在拜什么,你这样的话后面还是暗啊,其实要看他的虔诚的话,不要说他这个是在家里吗,是在庙里吗,很简单你从这里往外照的话,这里不是有这个 这个庙宇吗,那就等于是在庙里求神拜佛,他不是家里 ,那也可以看到他的表情,那这个正面的表情,不是每一个人都一样,所以你就慢慢去等,这个好像看起来特别的虔诚,好像我们在拍电影一样,有些说这个人很有个性,这个看起来就是不一样,那就这样的角度去照。

  江村雄:

  那另外系列报导你有没有照,系列就是一组,以这一座寺庙我们来做决定,当你从外面看到

  这一座寺庙是这样的,是那一个寺庙,这是第一个,那这里面你从另外一个角度,那这个寺庙来的时候,刚好到处都是挂一些灯笼,可能用这个角度,那灯笼的话它有很多种,有这一种的、有那一种的,那就把它系列串连下来,那我就了解你这一个系列,就是你对于灯笼的美,造型的美。

  学生:我有先拍它的前后宫外面的门,还有拍一些屋瓦。

  江村雄: 有时候可以大特写的,有时候可以拍中景的,不要是每一次都特写,好不好,这个里面大概有很多,你可以去找,想法比较重要。

  学生:谢谢!

  除了摄影艺术技巧之外,江村雄再三叮咛拍照要着重内心的表达,将作者的思想与摄影技术融合为一,然后用画面呈现出来;这样拍出来的作品才有主题、有内容,才能保有独特的风格。(1924)

  休息一下

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江村雄说〝自从摄影技术进入数位化时代,摄影创作已经可以达到天马行空,运用自如,在这个世纪,摄影将势必大放异彩。〞可见他紧紧的跟上时代的脉动,四十几年来在摄影世界中游刃有余。

  江村雄:

  这一张在去年我去照的时候,是在竹山 竹山的茶园,这个茶园是满漂亮的,在我的创作概念里面,只有一个山很美的话,在国际上不一定会得到,很多的认同,你还要非常强的一个背景,那里的环境背景没有这么的优美,那么当时我就认为,应该从好山好水这种方式,来做一个合成。

  去年在比较重要的国际大型比赛,都得了第一名,像奥地利我年前去领奖,就是为了这一张去领奖,那么之后美国摄影协会,他们在七月份让我得到,Best of Show全场第一名,这个是世界上最大的一个比赛,美国摄影协会的。

  创作的灵感是要靠平时不断的培养,而灵感要落实为创作又有一番差距,江村雄说,十个灵感只要有一个能够实现就已经不错,然而,能落实的也不见得个个都是佳作,从这里我们可以想见创作的艰辛和不易了。

  江村雄:

  这一张就是我们到,去年到10月分到奥地利去领奖,领奖是只有半天的时间,否则到一万多公哩的(地方),只有一个领奖就划不来,那我们再自己设计自助旅行,有九天

  那么九天的时候,在萨尔斯堡的附近,我们在一个景点,认为这个气氛相当好。

  像这个都是奥地利的风光很漂亮的,这个是比较接近一个风景摄影。

  摄影艺术的创作必须累积很多图档资料,创作者也要随时保持丰富的想像力,然后还要有熟练的技术来做相互的配合,缺一不可,这样才能将作者的思绪与内涵完全的表达出来。

  江村雄:

  大陆的 这是日月潭的,这是台湾的,这个是西螺的,这个是奥地利的,但是这一些都不重要

  重要的是在我的心目中,呈现我的东西,而且是有中国的味道,再怎么看都不会像外国人的味道。

  如果说拍几张,这个已经没有办法去考据了,因为玩了几十年,快要五十年拍了几十万张应该是跑不了。

  配合这一场佳评如潮的摄影展,员林的镇长也对江村雄老师赞誉有加,认为他是当地摄影风潮、以及走向国际化的重要推手。摄影展的承办单位是员林社区大学摄影研究社,江村雄在那里教了很多年的摄影课。

  江村雄:

  规定是三十位,为什么三十位,因为每一部的相机,每一部闪光灯都不一样,要各别指导,在进阶班就有一个门槛,一定要上过我的基础班,上过别人的不算,所以有很多人玩了二、三十年,他来了还是要从基础班开始。

  社大研究社-徐赞成:那个班大概七十个人,国际级的大师就有好多人,可是每一个,甚至于有的从台北下来,有的已经是国际级大师了,还慕这个名,专程拜江老师的名下来。

  社大摄影研究社-张妙玲:再加上他带领我们,我们整个团体很合协,我的师兄师姐们,跟老师一样都是无私的带领我们。他深受儒家思想的影响,他刚刚有介绍。

  社大摄影研究社-张妙玲:对 对 对 他真的 他真的,尤其我最敬佩的就是,那种真的修为人师真的是人师。

  这些热爱摄影的学生们对于江村雄老师,充满了敬佩及景仰;江村雄生活中的一举一动,丝毫看不到名人的架子,一直都是那么谦逊、和蔼可亲,他是学生们心目中永远的好老师。

F